是真的吗,互联网创业者东山再起

2019-08-02 09:56:43 点击次数:

2007年6月,席易从贵阳一所大学的计算机系毕业后来到北京,成为当时某家门户网站的一名技术开发。

在后来的十多年里,席易一直在互联网行业里打拼,从打工到创业,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期每一次的技术更新,都带给了他事业上升的机会。2011年1月,微信上线,被外界称为“移动互联网的最后一张船票”,围绕微信的生态和商业体系雏形出现。还在门户网站朝九晚五上班的席易回忆起当时的互联网圈子,“大家都在讨论一个新的互联网时代要来临了”。

640 (2).webp.jpg

2012年,席易辞去了大公司的工作,开始基于微信的生态创业——搭建微信公众号,开发基于微信的企业级SaaS(软件即服务)系统,开发H5应用等。得益于微信的高速发展,之后的四年多里,席易的生意快速扩张,公司从最初只有2个合伙人,发展到全国8个分公司,300多名员工,年流水超过2000万元,净利润过百万元。

当时,公司的主营业务分为两大部分:一是基于微信的企业级SaaS系统,最常见的应用即为帮助企业进行微信服务号的二次开发,展示企业微官网、微会员、微推送、微支付、微活动、微报名、微分享、微名片等,是当时最流行的线上线下微信互动营销方式。由于市场需求巨大,这部分的业务每年可以稳定有五百万的年收入。

与此同时,基于公司在微信生态领域丰富的技术开发经验,席易还打造了专属于公司自营的微信服务号“一起拼”。这是一款早期的拼购电商,像今天的拼多多一样,用户可以号召微信好友一起拼团购买商品,来获得更高的折扣。席易在全国各地的分公司对接当地的商户为平台提供商品,覆盖小家电、日常用品、服饰、水果等多个品类。借助微信好友裂变的巨大流量,“一起拼”高峰时期日均流水可以突破五六万元,年均流水能达到一千五百万元。

2015年底,席易度过了最意气风发的30岁生日。

但是,“红海现象”很快到来。到了2016年,席易发现,这个行业里竞争者越来越多,技术开发的服务价格将近腰斩,“曾经开发一个有较简单交互功能的微信服务号能收客户三四十万元,后来一些小公司直接报价到20万元甚至15万元以下。”

“这样的价格根本不赚钱。”行业里掀起的价格战让席易的公司遭遇重创,技术服务的营收快速下降,利润也被逐渐摊薄。而更致命的一击,是当时微信以“诱导分享”的名义,封停了包括席易“一起拼”在内的众多微信号。

“当时微信严厉打击诱导分享、三级分销等生态模式,不仅是我们,甚至包括SOIREE小黑裙这些已经有了很高知名度的品牌,都被微信给封禁了。”席易这样分析自己失败的原因,“当然,也是我们自己的技术护城河没有做好。”

被微信封号以后,“一起拼”也尝试过提供独立App和网站继续提供服务,但没有了微信这个巨大的流量入口,挣扎一段时间之后,很快就宣告死亡。2016年冬天,席易不得不作出关停公司的决定。为了结清供应商的尾款,付清全国各处办公场所剩余的房租,发放300多名员工的遣散费用,席易赔上了打拼多年的所有储蓄。北漂第10年,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当时家里人都劝我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得了,技术出身的我在北京还是不愁饭吃的,可是我天生就是不信命。”席易说。被遣散的员工中有些从创业之初就跟着席易,他们愿意陪着席易继续打江山。

席易很快就重新组建起一支不到10人的小团队,决定把业务重心放在团队擅长的技术开发上。“第一步是要砍开支,缩减成本,搬到房租更低的地方;第二步是要建立自己的技术护城河,提高业务水平和增值服务能力,先养活团队再说。”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席易看问题的方式成熟了许多。

可是,初创公司最初期的启动资金仍让席易感到些许的为难。“为了关停上一家公司,已经把所有的流动资金都搭进去了,可是新办公室的房租,仍然遇到了12万元的资金缺口”。“不是没有想过从银行借钱,可是真的拿不出抵押物。”席易苦笑,“在北京创业,家乡的亲朋好友都以为我在当大老板,并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遇到了这么大的挫折,可能还是面子心理作祟吧。”

席易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十多万难住,直到一个合作伙伴告诉他可以尝试在网上申请借款,还推荐了自己曾用过的友信普惠,经过一番了解,席易很快提交了资料。由于个人信用资质优秀,当天系统便完成了审批,席易拿到12万元借款,补齐了资金缺口。新的生意也顺利开启了。

2016年前后,区块链在全球开始成为热门技术,甚至被认为是下一轮前沿科技革命的起点。不少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开始转向区块链底层技术的研究以及应用方向,各行业“上链”成为一类趋势。

席易的团队也瞄准了区块链技术,借助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开始为客户打造追溯防伪系统。“区块链追溯系统能够将从商品的生产到销售出去所产生的全部数据以点对点的方式上传到公有链,为每一个商品生成二维码。通过对二维码的扫描,追踪到商品的所有信息,以此来确保商品的真实度。目前这项技术已经应用到奢侈品、酒类防伪追溯、食品来源追溯等方面。”

席易介绍道,“除此之外,我们还提供基于大数据的底层技术优化服务,比如帮助一些网站做来访用户的使用习惯收集、归类、整理和挖掘,来分析出用户的特点以及潜在需求,从而为网站的广告主提供更精准的潜在目标受众广告定向投放功能。”

重振旗鼓一年多以来,席易的公司也发展顺遂。由于技术和服务过硬,席易受到了一些国资背景企业的青睐,甚至获得了一笔金额不小的融资,投资方免费为席易提供了在北京CBD的办公场所,代价是每月帮资方要求的一些国家级网站做底层技术的优化。

“目前每月能接两到三单技术开发的工作,月收入稳定在80万左右,净利润率10%左右,团队也慢慢扩展到现在的31人。”闯过了一道道的坎,席易相信,创业失败并不可怕,只要自己有技术、有眼光、有闯劲,总有一天会迎来成功。